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薪闻 > 职业指导 > 面试宝典 > “众包”能否成为网络时代的新商业模式
“众包”能否成为网络时代的新商业模式
作者: 时间: 阅读:449次
 白天,约翰-莱昂(John Lyon)在美国内华达大学(University of Nevada)工作,晚上,作为一个“科技人”,他为加拿大卡尔加里的Cambrian House软件公司工作,平均每晚一个小时。他在Cambrian的工作与白天的工作有些不同:只有Cambrian喜欢他的工作,他才能得到报酬。

  Cambrian迄今已采用了他的一个创意:Jumblelunch.这是一种网络程序,可帮助企业安排午餐会。该公司计划将这个应用软件商业化并进行推广。如果成功,该公司将按照给这个创意确定的“版税点数”向莱昂支付报酬。

  如果说这种工作方式看似有风险,莱昂却相当乐观:“我将其视为不用承担任何风险就能参与初创的一部分。”

  莱昂正在参与“众包”(crowdsourcing)。众包是《连线》(Wired)杂志2006年发明的一个专业术语,用来描述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即企业利用互联网来将工作分配出去、发现创意或解决技术问题。

  通过网络控制,这些组织可以利用志愿员工大军的创意和能力——这些志愿员工具备完成任务的技能,愿意利用业余时间工作,满足于对其服务收取小额报酬,或者像莱昂那样,满足于未来获得更多报酬的前景。对于某些类型的行业而言,这提供了一种组织劳动力的全新方式。

  众包并不局限于软件业。两年前,西雅图的专利律师戴维?布拉丁(David Bradin)开始关注将各种“挑战”张贴在其网络社区上的研发网站InnoCentive.其中一个挑战是寻找丁烷四羧酸(butane tetracarboxylic acid)的有效合成方式。这个问题对于获得有机化学硕士学位的布拉丁来说可谓轻而易举。他把自己的创意用电子邮件发送给了InnoCentive,仅过了1个月,他就获得了4000美元的报酬。

  一个挣钱较少但更易于接近的众包者是亚马逊(Amazon)的土耳其机器人(Mechanical Turk)网站,该网站为接受任务的人提供一些名为“人类智能任务”(human intelligence task,HIT)的工作。记者就一台优良的厨房磨刀机应具备哪些特点说了350个词,因此获得了25美分的报酬。

  在Cambrian House,外人的创意由公司程序员群体进行投票。在月底的时候,16个最佳创意将进入一场“X-Factor形式的决赛”,获胜者晋级到下一轮,当然下一轮的规则是由公众编写的。(译注:X-Factor是英国知名的电视选秀节目)

  Cambrian House首席执行官迈克尔?西科尔斯基(Michael Sikorsky)解释道,每个商业项目有1500个专利点,其中75个授予那些提供原始创意的人。“这些是我们为让人们共享商业利益而提供的普遍保障。”

  西科尔斯基表示,尽管这仅占5%,但对于任何一家通过一系列股权稀释融资环节而获得成功的企业而言,这是典型的所有权分享形式。另外,他补充称,如果你为Cambrian House贡献了一个创意,然后你就可以休息,什么都不做,只等别人来开发这个创意,获得他们自己的版税点数。

  西科尔斯基表示,Cambrian House的吸引力——除了分享利润之外——在于建立了一种“能大幅减少风险、明显提高效率的秩序。”该公司目前处在第二轮融资环节,希望在未来6个月能创造5万美元的利润。

  InnoCentive的模式又有所不同。这是一个位于马萨诸塞州的网络社区,拥有约11.5万成员,其中多数是科学家。它将各个组织希望解决的科学问题张贴在网上。公司首席营销官阿里?侯赛因(Ali Hussein)表示:“我们的多数业务是为《财富》500强(Fortune 500)公司服务。我们为之工作过的企业包括宝洁(Proctor & Gamble)和陶氏化学(Dow Chemical)等。”

  客户企业向InnoCentive支付年费(起价10万美元),还需支付一部分向成功解决方案提供的奖金。迄今为止的最高奖金额为10万美元。

  侯赛因表示,对公司的主要客户而言,这种想法非常有说服力:“你是在为自己的模式增添一个强大的研发乘数。观察一下方案解决率,你就会知道,解决这些挑战的行业标准比例为12%至18%,而我们的是35%.”

  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Haas School of Business)开放创新中心(Center for Open Innovation)执行主任亨利?切斯布罗格(Henry Chesbrough)表示,众包模式反映了有用知识所在之处的变化。

  “我们过去往往对业务进行深入的纵向整合,认为外部知识没什么用。”现在,他认为,企业需要获得外部技能。“开放创新模式认识到,世界上的知识太多,分布太广,有用的知识实际上存在于许多人的头脑中。”

  另外几点因素也在引起人们对众包的兴趣。互联网的最新化身Web 2.0,鼓励人们开发志趣相投的社区,而不仅仅是网站。宽带的发展也加速了信息的双向流动,使企业能更容易地以这种方式运作。

  同时,随着Linux和维基百科(Wikipedia)的兴起,企业也越来越习惯于分散劳动形式。Linux是由全球志愿编程人员协力创造的开放源软件语言;维基百科是由互联网用户撰写、编辑的在线百科全书。

  然而,这种现象引发了关于剥削的问题。如果你以100美元将创意卖给公司,而公司用它创造了1000万美元的销售额,你当然可能会认为自己受到了剥削。

  切斯布罗格教授辩称,事实并不一定是这样:“创新和风险有许多额外层面,你需要问问将那个创意转变成有价值的东西,需要多少钱。”为了将那个100美元的创意变成一件产品,可能要花费300万美元,这样给你100美元可能就是公平的。但切斯布罗格教授警告各公司:“你们不应太贪婪。人人都得赚点儿钱。”

  亚马逊的土耳其机器人为350字支付25美分的做法,绝对不算慷慨。但再想想,多年来,人们一直免费为亚马逊撰写书评——而顾问还总是拥有否决权。除了一些幸运的例外情况,众包模式不太可能为很多参与者提供全职工作。正如莱昂对Cambrian的描述那样:“我的全部所需都来自白天的工作。这更像是个业余爱好。”

  那么,是否所有的组织机构都准备好打开自己的研发大门了呢?可能不是。众包决非普遍适用的模式,而且如果没有有用知识的广泛分布,也不可能良好地运作。例如,核弹头的设计就不太可能利用开放创新模式。同样,许多需要保护商业机密的领域也排除了大众参与的可能。

  无论如何,众包的倡导者将他们的眼光放得很高。西科尔斯基表示:“我想要说的是,我们有机会成为全球首家拥有数十亿员工的公司。”

  征集大家的创意

  1.众包使公司得以利用互联网用户的技能和知识,从事间断性工作,产生有价值的新创意或解决特定的业务问题。

  2.在用户自制内容(user-generated content)潮流中,YouTube和MySpace等传媒网站邀请网络用户免费上传自己的内容。与此不同,为众包公司提供创意或劳动的人,往往能获得少量劳动报酬。对于研发等更专业的工作,报酬可能会高许多。

  3.众包公司有一系列业务模式。例如,软件公司Cambrian House向创意提供者提供利用其创意开发的未来业务的版权费。研发网站InnoCentive向那些能解决技术问题的人提供奖金。亚马逊的土耳其机器人则为特定工作支付费用。

  4.为公司带来的好处包括行政开支的降低,这是使用网上劳动力同时风险降低的结果,因为创意是由社区成员想出来的——但公司只给那些它们喜欢的创意付费。然而,批评人士抓住了普通提供者报酬微薄这一点,作为众包公司剥削的证据。

来源:www.job1313.com
热门推荐